誰SD記憶卡來買我的苞米……
  “攢夠了錢,兒新竹買房子子就能住院了”
  亞心網訊(記者黃馨漩)如果小兒子沒有生病,大兒子今年9月份就可以上幼兒園了;如果小兒子沒有生病,一家人也許能夠換一套大點的出租屋了;如果小兒租辦公室子沒有生病,一家人就沒有外債,就不用輪流值班可以一覺睡到天亮,就不用睜眼閉眼心裡想著醫葯費從哪來……
  8月17日,王世洲抱著小兒子在河北東路北一巷巷口賣苞米。他希望每天能多賣些苞米,儘早為孩子治病。亞心網記者 李鐵軍隨身碟
  王世洲的小兒子強強六個月大,僅有5公斤重,先天性心臟卵圓孔未閉、先天性斜頸和支氣管肺炎等病癥,一方面折磨著強強記憶體小小的身軀,另一方面也在折磨著大人們的心。
  高昂的醫療費用,使這個原本就貧困的家庭更是不堪重負,“但他是我的兒子,我要給他看病,再難我也不能放棄他。”8月16日18時,王世洲蹲在苞米車旁邊,期望有人能多買他幾個苞米,為小兒子多攢一些醫療費。
  孩子患有先心病
  ?●孩子先天心臟上有個洞、斜頸、支氣管肺炎、支原體感染。醫生說,病可以治好,只是三歲之前全要靠錢“夯”。短短半年,王世洲一家已欠債6萬餘元。
  王世洲賣苞米的三輪摩托車停在河北東路北一巷裡,上面掛著一塊大紅色的“愛心救命苞米”的牌子。王世洲36歲,他說,“愛心救命苞米”的牌子是前幾天掛出來的,這是房東出的主意,“他說有了這塊牌子,就能多賣幾個苞米”。果然,生意比以前好很多了。以前一天只能賣100個苞米,自從掛了牌子,每天能賣300個苞米。每個苞米批發價是1元多,他賣2元、或3個5元錢。一天能賺200元錢,“至少強強每天必須的130元霧化藥錢夠了。”剩餘的70元,王世洲也不敢亂花,“攢著,要給孩子看病呢。”
  車鬥里大鐵盆內的苞米已所剩不多。“今天賣得挺快,一會兒賣光了回去換老婆休息下,我照顧兒子。”王世洲一直覺得自己挺有福氣的,娶到了一個會過日子、比自己小10歲、會心疼人的老婆。2011年,老婆給他生下了一個健康、皮實的大兒子蛋蛋,後來兩人商量想再要個女兒,“沒想到還是個兒子。”王世洲用手摸了摸後腦笑了起來。
  王世洲記得小兒子出生於今年1月31日,當醫生將強強抱出來給他看時,他就感到孩子不太對勁。皮膚和嘴唇發青,頭歪向一邊,啼哭的聲音很小,身體不斷抽搐著。一檢查,孩子先天心臟上有個洞、斜頸、支氣管肺炎、支原體感染。剛出生的孩子怎麼會有這麼多病?醫生也說不出所以然。輾轉多家醫院看病,醫生僅告訴王世洲,病可以徹底治好,只是三歲之前全要靠錢“夯”。
  拿錢“夯”的意思就是要一個療程接一個療程地給小兒子清肺、霧化、理療、做手術。每個療程3萬元,具體需要多少個療程,醫生沒有給個準數。
  為了討個吉利,王世洲給小兒子取名強強,健康強壯的意思。只是出生不到20天,強強就被送到重症監護室,住了4天,就花光了王世洲所有的5000元積蓄。
  王世洲感慨,貧困的家庭里,健康的身體才是老天最大的恩賜。王世洲出生在甘肅慶陽一個貧困小村裡,家中兄弟5人,最值錢的家當就是三孔土窯洞。20歲那年他當兵離開了山村,2001年來到烏魯木齊打工,後來認識了虎金花,結了婚。虎金花在銀川永寧鎮長大,家中兄弟姐妹7人,因為重男輕女,虎金花沒有上過一天學,不認識一個字。
  如今一家四口的生活僅靠王世洲每天賣苞米維持,一個月最多賺3000元錢,除去房租和水電1000元,減去飯菜錢,餘不下幾個錢。在30多平方米的出租房內,除了生活必需品和藥物外,沒有什麼傢具,也沒有孩子玩的玩具、吃的零食。
  強強的病使得這個貧困家庭雪上加霜。“6個多月的孩子,已經報過兩次病危了。”王世洲回憶,每次病危就得住重症監護室,住一次每天至少要花上千元,短短半年,王世洲一家已欠外債6萬餘元。
  總覺得虧欠孩子
  ●由於沒有攢夠治療費,孩子只能獃在家中。王世洲不求別的,只希望每天能多賣點苞米,快點攢夠治療費。而妻子願意承擔所有的苦,只盼孩子健康快樂。
  車上的苞米賣完了,王世洲就往家趕,出租屋也在河北東路北一巷裡,走了3分鐘就到了。虎金花正緊緊抱著強強,強強又發燒了。抱了幾個小時,虎金花不記得了,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困、不能睡。
  因為強強肺和氣管不好,呼吸沉重,嗓子里總有卡痰的感覺。為防止強強被卡住氣管,夫妻二人24小時輪流要保持清醒。王世洲白天出去賣苞米,強強和蛋蛋就靠虎金花照顧。
  虎金花笑著說自己現在的聽力很厲害,無論是做飯、上廁所還是做其它事情,再嘈雜的環境她都能聽到強強的呼吸聲。一旦呼吸有異,第一時間能衝到強強身邊,給他做霧化。
  26歲的虎金花皮膚黝黑、滿臉雀斑,她忘記上次搽油是什麼時候了,只知道哪怕最便宜的三元錢的搽臉油錢都要省下來給強強買藥。
  虎金花覺得自己虧欠兩個兒子,覺得讓他們受了太多的苦。“當我看到醫生給強強在頭上打弔針,孩子疼得哭,手腳亂踢時,我就想‘給我打,我替他’。”虎金花說,她願意承擔所有的苦,只要兩個孩子健康快樂地長大。
  半年多來,一家人沒有添置過一件新物品,沒有吃過一頓肉,沒有買過一次水果。“有時候看到蛋蛋眼巴巴望著別的小朋友吃零食,我就覺得特內疚。”虎金花說。
  這幾天,王世洲和虎金花都有些上火,因為從醫生通知強強住院到現在,已經過去兩個星期了,由於遲遲沒有攢夠治療費,強強只能獃在家中。
  “不求別的,只希望每天能多賣點苞米,快點攢夠孩子的治療費就好了。”王世洲望著妻子懷中的強強說。
  曾經有人勸王世洲放棄強強,被王世洲罵了一頓,“親爹親媽,哪有隨便放棄孩子的。”王世洲相信,孩子總會治好的,一家四口的好日子總會到來的。
  ?  (原標題:烏魯木齊市一市民賣苞米賺錢救患有先心病的兒子)
創作者介紹

nq56nqpyv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